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青山处处埋忠骨  

2017-06-16 22:37:21|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浙西南的江山市有个石后村,几十年来一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因为,我的父亲,57年前的冬至日,1960年的12月22日就在那里罹难,被埋在石后村附近的荒坡上。当时,没有可能迁回他的遗骨,现在更没有可能找到他的遗骨。父亲的遗骨融合在江山的山水中。因此,江山石后村成了我心中的伤疤,,我一直想到那里去祭奠一下我父亲的冤魂。
       我父亲是1958年“反右补课”中增补为“右派分子”的。自1957年春天的阳谋过后,为了落实领袖5%的科学预测,全国各地各系统各单位增补了一批人划为“右派分子”,从而证实了领袖的英明并完成了反右大业。那年,我正在读初二年级。从此,我的家庭陷入了万劫不复的苦难之中。
       父亲1911年4月6日出身在一个破落地主的家庭。自打我爷爷那辈开始,家道中落。因此,作为长子,他很早就外出学生意。几经周折,于1947年到上海谋生,在大世界对面的上海市时疫医院当个职员,协助院长做一些文案工作。上世纪50年代初期,医院更名为上海市红十字医院,他保留原先的岗位和薪金。不久,父亲把我妈妈和我接到上海,与在上海的哥哥团聚在一起,一家四口过了两年安稳日子。爸爸每天上班下班,妈妈在家操持家务,我和哥哥安心读书。这是我记忆中家庭最美满、最幸福的年代!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顿时颠覆了我家这个温馨的小巢。党对我父亲的处分,起先是降职降薪,让父亲从院长室降到到挂号室上班。不久,又改为留职停薪,把我爸爸发落到古北路的一个蔬菜生产队劳动改造。不久,静安区又将右派分子们集中到青浦的一个劳改农场去。又不久,父亲被静安区公安局收容“劳动教养”,发配到浙江江山的筑路队修铁路。仅仅7个月的光景,父亲“心力衰竭”,死在了江山的石后村。
       父亲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但他蒙难后的许多片段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在挂号室上班的那些日子,爸爸还经常到急诊室上夜班。按院方规定,所有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可以领到两块点心,通常是两小块裱花的奶油蛋糕。熬了一夜的爸爸却自己舍不得吃,把它带回家给我吃。我那时很傻,竟然总把它吃掉!
       1958年,适逢北京大学60周年校庆。在北大读书的哥哥寄回一枚校庆纪念章,造型是一本打开的书,上面有北京大学的毛体书法以及1868-1958的字样。爸爸极为珍惜,将这枚纪念章珍藏在皮夹子里,天天带在身边。我想,他一定是为哥哥在北大读书而自豪,也一定是表达对我哥哥只身一人远在北京的挂牵。有一天爸爸从古北路回家,告诉我,自己的皮夹子被人偷走了。我问是怎么回事?他说那天晚上在生产队办公室里用毛笔帮助抄写什么东西,后来发现后面裤袋里的钱包不见了。“幸亏我把手表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戴到手上,要不然手表也没有了。”父亲说“最可惜的是哥哥给我的那枚北大徽章没有了。”父亲说这话时的眼神十分地颓唐和无奈,痛惜之极。
       1960年春节,按说农场应该放春节假,爸爸却来信说不回家了。我年初一的一大早,背着妈妈准备的元宵和饭菜,坐长途车赶到青浦的农场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元宵和饭菜早就凉了。爸爸还是很开心的吃了下去。我环视爸爸的住处,是一座临时的工棚,所有的人都睡在地铺上,简陋之极,心里十分酸楚。初春,农场通知我们到设在乌镇路桥畔的农场联络处取回爸爸的物品。那时,我们才知道爸爸被“捉起来了”。原来春节不让我父亲回家过节是早有预谋的。那年开学后没多久,家里收到上海市看守所的一份来函,里面是一张“看望证”,要我们按指定日期和时间去看望父亲。我去向班主任王学泰老师请假时,王老师眼睛一亮,露出了笑容,问我:“你爸爸回市区了?”他随即同意了我的事假。第三天,我和妈妈到了市看守所,竟是一个庞大的场面,许多家属被安置的看守所的场地上,时间一到,爸爸随着人犯的队伍来到了我和妈妈的面前。爸爸身着旧棉袄,头戴一顶以前医院同事送的羊皮帽子,把一件早已脱胶不能再挡雨的旧雨衣交给了我。不久,会见结束。警察一身令下,所有的人犯都整队往回走。我爸爸的个子高大,好远我还看到爸爸头上的那顶皮帽子的双耳在寒风中煽动。令人不解的是当我和妈妈刚走出看守所大门,一场暴雨毫无征兆地袭来。我把妈妈扶到一民房的门口,双手撑开那件旧雨衣给妈妈挡雨,可是,哪里挡得住!妈妈诺诺地问,“你爸爸该进屋了吧?”我含糊其辞地应了一声,心头掠过一阵不祥阴影。
       爸爸后来来信说已经分配到江山铁路队劳动,每次来信总是说江山的山水是多么地美丽,多么有利于改造,要我们放心。妈妈担心爸爸的身体,熬了一锅辣酱寄给爸爸。我用爸爸以前留下的一个薄铁皮的茶叶罐子装上酱寄给了爸爸。爸爸回信说,以后不要寄了。他知道,自打他没有收入后,家计全靠妈妈在里弄加工场里干活糊口,不想增加妈妈的负担。是年底,家里又收到江山筑路队的来函,通知我们他死于“心肌衰竭”,并通知我们到石后村去领取父亲的遗物。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哥哥南下领回了爸爸的遗物。爸爸在临终前,写了一张字条:“王似平的物品”上面一一开列着自己的东西,从手表到那只盛过辣酱的铁皮罐。爸爸没有了,东西倒一样没少!接待哥哥的人士给了哥哥一根竹扁担,哥哥就用这根竹扁担,把爸爸的遗物挑回了家。我看到,那只铁皮罐子经盐分腐蚀已经不能用了。爸爸致死珍藏着它。
       1978年,我考回母校华东师大读研,不久获悉中发1979(55号)文有关改正错划右派分子的精神,课余时间我主要干两件事,一是走访已经在文革中由红十字医院改名为红光医院的人事部门,要求对我父亲划为右派分子一事“重新审查”;一是到我母亲劳动过的烽火板箱厂索讨文革初期被抄去的我爸爸的六幅古字画和一批线装本书籍。几经扯皮、争执,终于迎来了对我父亲的改正。1979年2月5日,浙江省公安局劳改局发文,宣布浙江省十里坪农场“已于19788年2月22日宣布摘掉了王似平的右派帽子”,红光医院党支部也于1979年3月15日宣布“王似平同志被划为右派分子是错划了的,应予改正。”
       “错划”了,“改正”了。一个人的肉体和灵魂,就在这几个字中被摧毁,被蹂躏,被消逝,被戏弄!我的父亲永远留在了浙江的江山石后村!所以,我应该到那里去,去奠祭我的父亲。
        去年7月,我在当地的几位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来到了江山市的石后村。当地的朋友开车引我到石后的毛村弄的一幢旧楼前,据说那是当你铁路队的驻地。原来,这个地方发现有煤矿,当局便想筑一条铁路把煤运出去,于是才有了利用劳改劳教的人犯修筑铁路的工程。后来发现煤矿储量不大,修铁路意义不大就又停掉了。当年垒起的泥土地基依然是成型的,只是上面长满了了青竹和杂草。我登上路基,仿佛踩到了我爸爸的脚印,泪水不由自主的流淌出来。接着,在旧楼的角落里,我选择了一块地,摆上了鲜花、贡品,并点燃了我在家里事先准备好的纸金锭。望着熊熊烈火和袅袅青烟,眼泪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流淌出来。奠祭后,一只白色的粉蝶围绕着烧化纸锭的火盆以及贡品款款飞来。当地的朋友对我说:“我们江山的习俗,认为烧完纸后有蝴蝶飞来,就是先人告诉你,东西收到了!”我心中萌发着一个念头:我的父亲把自己的生命留在了这个地方,作为他的儿子,我应该最终也应该到这里来。将来,我的骨灰也应该撒在这里,在这个被我爸爸称为山清水秀的地方永远陪伴着我的爸爸!
       60年前的那场“扩大化”阳谋,终结了新生社会的欢庆气氛,摧毁了基本的社会人伦和政治道德,打断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骨,其后果是灾难性的。后来的历史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我的父亲的悲惨命运,只是全国200万错划右派的一个小小的剪影。我们应该汲取的教训到底是什么呢?
       谨以此文献给2017年父亲节,献给我的父亲王似平先生。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青山处处埋忠骨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最后一张照片是我的孙子Oliver(路路)的摄影作品。謹献给曾祖父母的在天之灵!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