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读懂中国的关键词(转载辛泊平 )  

2015-01-28 19:31:21|  分类: 路不拾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懂中国的关键词(转载辛泊平 )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每个时代都有几个关键词,比如战国的“百家争鸣”,比如汉代的“独尊儒术”,比如五四时期的“民主”、“科学”与“启蒙”,比如文革时期的“革命”和“造反有理”,还比如文革刚刚结束的“伤痕”与“反思”,改革开放之初的“改革开放”和“万元户”。

        通过这些语义明了但内涵丰富的词语,我们可以大致了解那个时代的风云变幻,那个时代的社会时尚,以及那个时代的思想潮流。这些词汇有的是本土制造,有的是舶来品,但无一例外,它们都和词典里的固有之意有些出入,或者干脆就颠覆了词典里的意义。它们和时代互为因果。除去那个特殊的语境,它们无法准确地表情达意。

        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但又是那样直接有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这些词汇而不是那种我们熟知的历史性概括更能反映一个时代的真实,极致,与荒诞。

        然而,到今天,我们却无法梳理出几个像样的关键词来形容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大款”、“超女”、“屌丝”、“高富帅”还是“草根”?是“星二代”还是“好声音”?是“强拆”还是“扶不扶”?是“反腐”还是“打老虎”?是“三个代表”还是“中国梦”?好像都是,但又好像都不是。

        放在某一个时间段里,这些词汇都有很强的指向性,但似乎又不能完全概括。或者说,这些词汇都只是某一个层面上的现象,比如说娱乐,比如说伦理,比如说道德,比如说政治。网络的便捷和快速,也对一些词汇的传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正因如此,我们总是被一些一夜之间蹿红的词汇弄得不知所措。你刚刚弄明白“我爸是李刚”是怎么回事,马上就出来“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所以,在我看来,这些其实都不是我们期待的关键词,而是流行语。

        关键词应该具有词根的性质。从这个词汇入手,我们可以抻出无数个词汇,这些语义相同或相反的词汇构成一种“主流意识”,或者说群体性心态。从中,我们可以找到这个时代最主要的价值取向和最应该直面的问题。

        表面上看,这是一种语言现象,其实是社会研究和哲学关注。所以,我们无法要求那些聚啸网络的“围观者”,去思考一个词汇背后的玄机或丰富内涵,我们只能尝试着去理解,用知识分子的观察和思考,怀疑和理性。所幸,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人并不少见,只是我们缺乏及时的认知罢了。我读梁文道的《关键词》,便读出梁文道对这个时代的关注与反思,读出了属于读书人的敏感与担当。

        在这之前,我读过梁文道的《常识》《我读》等作品。我喜欢梁文道把复杂现象简单化的写作。他不卖弄,不拽生硬的理论,而是如拉家常一样轻松自在。这是一种能力,也是理性和智慧的体现。在梁文道的观察里,许多我们不理解的事件,其实只是违背认知的常识。

        这本《关键词》同样具有恢复常识的价值取向和风趣的风格。他选择了四个词根,分别是“公民”、“词语”、“文化”和“国家”,然后,在这四个词根后面又列出一系列词条,每一个词条对应一个或几个社会现象,然后,从现象入手,深入分析这些现象所折射出的时代焦虑和民族心理。

        在“公民”一辑里,他谈“关系”,谈“冷漠”,谈“底线”,谈“炫富”,谈“无知”,谈“卖国”和“爱国”。这些词语我们并不陌生,如果再加上“中国特色”便更有反讽意味。比如说到“关系”,很中性的一个词汇,但在我们熟知的语境下,这个关系却很不一般。关系不是社会伦理,不是法律,但它比社会伦理和法律还要强大。许多时候,看一个公民在社会的地位不是看法律赋予的权利,而是靠关系。所以,这个关系就暧昧了,就复杂了。如果你不懂这个规则,只走规章和制度,那办事就麻烦了。对于“冷漠”,梁文道举出了曾震惊国民的“小悦悦事件”。但是梁文道没有像我们一样只是痛感社会的冷漠,道德的缺失,而是从另外的角度去分析冷漠的根源,以及人们对冷漠的冷漠。对于“卖国”与“爱国”,看似语义完全相反的两个词,梁文道却看到它们在中国语境下不期的同构。而造成这种荒诞的恰恰是因为理性的缺失和集体的盲从。可以说,这些零散的词语放在一起,恰好是中国公民的精神写照——无知,冷漠,媚俗,没有公民意识,缺乏理性的常识。

        在“词语”里,梁文道谈“模式”、“个别”、“国情”、“不能乱”和“美国也有”。多么熟悉的词语,遇到暴力和罪恶,我们说“个别”,全然不顾这个“个别”是否已经孕育了普遍;遇到我们已经习惯却有违于常识的事,我们说“国情”,全完不管这个国情是否就那么合理;遇到关于自由和民主的话题,我们强调“不能乱”,乱了就是灾难;遇到我们闹心的事,我们庆幸“美国也有”,你看,美国都有的问题,我们还有什么愤愤不平的,于是,别人的痛苦成了我们消炎降压的药片。总之,不管遇到什么和普世价值相悖的事情,我们都可以用这些词汇来对付,来化解。这些冠冕堂皇的词汇,成为中国制造的“万金油”,可以轻易地解决许多难题,可以轻易地让普通百姓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和国家一起“分享艰难”。殊不知,在梁文道看来,这些看似有利于稳定的话语,已经“成了一个阻塞思考的障碍”(《不能乱》),让我们自觉地放弃多问一句“为什么”的机会。而这些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的事情也会越积越多,最后积重难返,真正成为棘手的大问题。

        说到“文化”,梁文道没有只是局限于所谓的文化人,而是我们所有人的文化生活。在这个层面上,梁文道体现了一个文化人的忧患意识。面对来势汹汹的异国文化,我们虽有深厚和悠久的文化背景,但现状却着实堪忧。因为,我们被表面的“文化繁荣”搞得“近视”了,看不到人家对文化的真正投入和支持。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悲哀:“就算优酷、开心网与新浪微博功能再强大,使用者的数量再多,也始终不是一个世界性的平台。你可以关起门来在上面玩得不亦乐乎,甚至期盼它们有朝一日会成为真正全球共享的工具;但是这一刻,你却失去了世界,那种知觉的背景,以及资讯流动的真正边界。”(《近视》)所以,我们的文化要强大,绝不是喊出来的,更不是自我感觉良好出来的,它靠的是全民的高度自觉与认同,靠的是政府的投入,靠的是宽松、自由的创作环境。梁文道如是说。

        最后一个版块,梁文道谈“国家”。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但敏感不等于禁区。许多时候,那种话语的禁区是人为的。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谈论国家应该和谈论家庭一样自然。因为,国家的组成靠的一个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而非型号一致的玩偶。只有真正爱国的人,才会提出建议和批评,因为,他心里容不地国家的不是,他不能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比如鲁迅,没有人比他更爱自己的民族,但特没有人比他对本民族批评得更狠。这应该是一个常识。然而,许多时候,许多人是无视常识的。这是我们的悲哀。所幸的是,在这方面,梁文道没有和光同尘,更没有俯仰由人。他坚持一个公民的独立人格,坚持发出自己的声音。以《皇帝的新装》里说真话的孩子的胆识和勇气,道出一些宏大词语背后的苍白和虚妄。他说“维稳”,他说“组织”,他说“主旋律”,其实只是从常识出发,说出这些词语本来的语义,说出这些热点应该具有的正常关系。至于我们从中联想到或已经发生的非正常,那正是我们需要直面并亟需修正的问题。

        读梁文道的《关键词》,我常常想起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同样不给自己唱赞歌,同样是自揭其短。但正是这些让人读着不太舒服的文字,让我们得以反思自我,个人的,集体的,民族的。在反思中,重新打量世界,认识自己,然后,做出符合时代发展和文明进程的方向调整,让我们的公民,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真正完成精神启蒙,真正拥有一个现代公民应该具备的理性和人格,自觉地完成属于自己的历史使命。这是所有的国家都应理解的警醒和建议,它是世界性的认知,而非独特的“中国制造”。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