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折腾析(一)(左春和)  

2013-05-29 20:16:37|  分类: 路不拾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折腾析(一)(左春和)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极权政治要告 别不折腾的老路就会陷入自身的生命困境,因为折腾是极权政治的生命脐带,相当于这种政治结构的呼吸。在极权政治的运行过程中,或者在后极权时代,它的政治 运作都离不开对整个国家和人民的折腾,放弃折腾,也就放弃了自己的政治欲望,这在政治学的考察中是无法通过的悖论。除非有外在的强制力量,其自身的权力生 存欲望从不考虑普世政治伦理以及公平正义。即便在后极权时代,极权政治的生命之血也只能靠折腾来输送,这无关其政治品质和现实意志,即在于它的诞生方式、 生长结构和终极目的。也就是说,肉食动物的内在生理结构是无法改变的,如果改变其饮食结构也就结束了它的生命。对于后极权时代的极权政治变化实施的各种考 察,不能仅停留在它的自我改革承诺,如果认真考察它的生理结构就会发现,发自自身的任何实质性改革都会成为一种悖论。这时候,就有必要理解后极权政治的日 常生存图式,折腾就是它的生存正义。改变其自身饮食结构的前提是改变其生理结构,这对于一种组织体来说是办不到的,因为它的生理结构来自于它的前辈。

  如果说极权政治 的历史前辈是一种暴力化生存,今天的后极权政治是一种折腾化的生存,那么,其中的血液流淌是一脉相承的,只是在不同历史时空中的两种征象。后极权政治虽然 表面上没有了其前辈的暴力血腥,但并不意味着它收起了暴力欲望,只是进行了一种范式转换,埋藏在经济、文化和社会之中的软暴力其破坏力一点儿也不亚于它的 革命前辈。如果不是日常范式的转换,其政治生命也不会维系得如此绵长,这只能说明人们、善良的人们总在抱着一种幻想,总是在一种温和的等待中忍耐,让它的 暴力锋芒与我们一起慢慢变老,然后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全新的改革。于是,人们对于它在当下的折腾总是给予理由和宽容,似乎这一切都是它在改良过程中不可缺少 的逻辑环节,为此,历史的等待将同幽暗一起经历无限的罪恶的漫长。


 (一)

极权政治的起源

  极权政治不是民 主的产物,也不是世袭的结果,而是在一定时空的历史节点中结成的政治奇葩。它的政治资源不是来自宪法、法律或“一元正义”(沈阳),而是来自激情澎湃的群 众,是群众在一定历史时刻的热情与幻想为其提供了政治血液和机遇。根据群体心理的特点,群众在一定历史时刻会产生对新时代到来的创造冲动,在运动中的“受 虐倒错”心理也渴望有一种强硬的组织和领袖。在极权运动的初期,群体心理是极其纯朴的,每个人都想在运动中创造新的历史,这恰恰成为极权政治的运动资源。 吉拉斯发现,这种运动“虽然在开始发动共产主义革命时可能是仗着最理想的观念,号召神奇的英雄主义与巨大的努力,但它所播种的却是最辽阔最经久不息的幻 想”。所以,与历史上的其它革命相比,极权运动是以消除阶级为号召开始,但最后竟然创造了一个握有空前绝对权力的新阶级。吉拉说,“其它的一切都只不过是 欺骗和错觉而已”。但是,群众很难识破其中的诺言和欺骗,人性的弱点致使群体心理更容易进入一种超越现实的想象,以此完成对于传统和现实的否定。在群体运 动中,谎言和诺言能够弥补现实行动的不足和缺陷,也能够治疗群体心里的失望和彷徨,因为任何想象都是超现实的美好。这并不是极权政治在运动初始的动员手段 有多么高明,而是群体容易走进一种幻觉,因为群众运动拒绝理性。大多数情况下,群体心理渴望有领袖不断地发号施令,或者不停地折腾,这样才能有一种“受 虐”之后的心理满足,也才能对于急剧变化的未来有着狂热的幻想。在群体想象中,靠运动创造的未来就是理想的社会,能够像图画一样完成自己的抱负,于是,传 统秩序成为运动的死敌。阿伦特指出,“在根据它们的理论夺取权力和建立一个世界之前,极权主义运动想象出一个一致的谎言世界,与其说是满足现实世界的需 要,不如说是满足了人类思维的需要;其中通过纯粹的想象,使失根的群众能够感到自在,并且使他们的真实生活和实际经验在人类期望方面避免没完没了的震 荡”。

  从极权运动的初 始阶段进行考察,群众在开始之时为极权运动提供资源,也是出于及早结束各种动荡不停的折腾的目的,这与人们寄希望于暴力革命来结束暴力一样,最终走进了由 自己亲手挖掘的陷阱。这是群体为自己的运动选择付出的必然代价,群众并未能知道,不管任何政治模式,靠什么手段来起家,也一定会靠什么手段来运行,直到它 生命的终结。其它的都只不过是一种道德虚构或者谎言而已。这种政治结构的运行方式是无法改变的,诞生于谎言的一定继续依靠谎言,诞生于暴力的也一定依靠暴 力。幻想这种诞生于谎言和暴力的政治模式会在后期改良为依靠真理和民主,实在是一种愚不可及的天真。群体运动的选择悖论是,越是渴望依靠暴力的方式走进天 堂,越是很快进入了由暴力统治的地狱。因为在极权政治诞生之时,群体寄希望于英明的领袖和坚强的组织,他们宁愿相信柏拉图的话,“智者必须领导和专政,愚 人必须紧跟”,也不愿相信自己的理性。这种情况下,就出现谁是智者的问题,法西斯说是优秀人种,马克思说是无产者,然后,幻想与寄托开始聚拢在这种“先锋 队”身上,甘愿接受其领导和统治。这种情况下,由于常识是失效的,极权主义的发展会畅通无阻,然后迅速聚合自己的政治资源。

  极权政治结构得 益于虚幻的承诺和民主的滥用,因此,它一旦完成权力结构的组建会迅速控制群众运动,并在各种关节反复使用群众运动来化解政治危机。这就使得社会的各个层 面,包括公民的日常生活也必须笼罩于国家主义之下,人们的价值、信仰、经济、文化以及政治生活都必须控制在极权政府之中。虽然不同的极权政治组织有不同的 政治目标,但都有共同的资源基础和生成机理,这恰恰决定了极权政治都有相同的组织结构和运行方式。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时代也都存在极权主义的种子,只是不 同的气候决定其能否发芽、成长、壮大,任何文化信仰并不是决定其生长的必要条件,如果气候成熟,它可能在任何一块土地上蠢蠢欲动。因为精英也同样被极权主 义本身的激进所吸引,在缺乏自由与民主的条件下,极权主义运动总想跃跃欲试,人类的权力意志只有在民主与自由的边界才能理性。这种起源于运动和暴力的政治 模式从一开始就打造了自己的组织结构和生理模式,不停地吸纳群众资源是它的组织正义,它的运动方式只有形式的变换,而不会停息。暴力只是它的显性和极端方 式,永不停止地运动和折腾是它的生命基因,这里潜藏了它的逻辑起点和遗传密码,如果不能洞识到它的价值基础,就永远不能理解它在后极权时代的运动目的和历 史轨迹。




 原标题为:《折腾是极权政治的生存方式》,原文载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8861e0101jm0d.html
左春和,河北灵寿人,生于1966年4月,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法政学院,经济学专业研究生,法学硕士。知名学者、批评家。
民盟河北省委社会与法制委副主任。民盟石家庄市委文化委主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