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亲爱的,咱回家  

2012-10-21 22:23:2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咱回家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办完了登机牌,我拉着行李箱往安检口走去,突然手机铃响,是大众4S店的小许打来的。他告诉我,车子修好了,要我去取。我对他说,我现在在成都机场,飞机12:15起飞,路上大约飞3小时。到上海后我就去取车。他提醒我,他们下午5点下班,要我抓紧时间。
        下午2:30,CA1984航班正点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稍感欣慰,虽然我的大众4S店在宝山区的场中路,但坐地铁2个半小时赶过去还是来得及的。不料飞机从着陆跑道到下客的廊桥口,包括离航站楼不远处枯等的7分钟,一共滑行了25分钟。我顿时感到压力重重。要知道,从浦东机场到场中路,是上海版图上的一条从东南到西北的对角线,需要换3趟地铁才能到达。现在剩下的时间就不多了。我知道,今天是周五,明天是小许轮休的日子,今天领不出车,就要等到后天或下周一了,会耽误我的活动计划。于是,当我一跨出机舱,便以竞走的速度往出口处赶去,拉杆箱的轮子在大理石地面上摩出尖锐的响声。尤其是我走在地面输送带上时,响声更是惊心动魄,前面的旅客纷纷避让。好不容易走出出口又赶到地铁2号线站台,一辆开往广兰路的列车刚刚启动。我只好耐下心来等下一班。又过去了8分钟,才坐进车厢,我松了一口气,心想,下面的事就完全交给地铁了。
        我的爱车是一辆大众途安。我之所以喜欢途安,是因为它是属MPV——家庭多用途轿车。车身比较高大,座位不像一般轿车窝在下面。考虑到儿子一家来沪,经常使用的人会比较多,加上小孙子外出时需要安装婴儿椅和携带童车等,车身宽大是必要的。
        10月13日,华东师范大学的77、78届校友假上海音乐厅举办“毕业30周年主题音乐会”,有朋友送了我3张门票,我和太太决定前往,并将另一张票送给我的学生兼同事小庞。我与她约好7点左右在音乐厅门口碰头,将票交给她。
       当天下午,太太提出先到徐家汇的宜家去看看,然后再从宜家到音乐厅。宜家是瑞典的著名跨国公司,我们想从宜家为小孙子买一只合适的小柜子,让他躺在卫生间里换尿布时更加安全和舒适些。从二楼到一楼,选了好多种方案,总感到不十分满意。最后决定将各种选择拍在手机里,让儿子和儿媳自己定夺吧。家具没买到,我顺手买了一盒五金工具和两板电池,在小宗商品结算处付了款,抬腕看表,已经6:10,才想起还没有吃饭。我们又回到2楼的瑞典餐厅。取食的队伍在蛇形的走道里拐了3个弯,缓慢的前行。我看时间已经是6:15,便对太太说:“这么多人,来不及吃了,赶快走!”根据宜家的布局,从2楼的餐厅下到一楼是无法直接走到出口的,必须在一楼铺面里重新穿行一遍。我们侧着身子,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蛇行,好不容易才回到出口处,乘电梯下到地下车库。待我把车开到内环线上时,已经是6:40。
        华灯初上,流光溢彩。夜幕中的上海很美,在高架上开车看夜灯尤美。当我从内环转上南北高架,再从淮海路下匝道下到地面道路时,已经是7:00了,而演出是7:15。趁着等红灯的间隙,我给小庞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还有几分钟就可以转到延安中路到音乐厅了。她说:“不急不急,慢点儿开!”前方红灯转绿,我跟着车流往前蠕动。突然,我注意到地面上的白色交通指示箭头,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不许直行!?”我脑子翁了一下,便想变道往右。我下意识地往右侧后视镜看了一下,好像有空,便将车头向右侧车道插进去,就听到“咣当”一声,我赶紧刹车,出来一看,“不好,碰擦了,还是一辆奔驰轿车!”奔驰的司机也跨出了车厢,一位穿着藏兰制服的小伙子。我赶紧说:“对不起!是我的责任!”我的右侧前灯位置碰到了他的左后门,几道狰狞的划痕露出金属的白线。奔驰的左后门上也有轻微的擦痕。到底是奔驰,比我大众车厚实!我赶紧打110报警,又打保险公司报案。趁着等警察的时候我又打电话告诉小庞,我出车祸,不能参加音乐会了。她焦急地问:“严重吗?人有事吗?需要我来吗?”我告诉她:“不严重,你不用来。”根据保险公司的建议,我们双方撤离现场,靠到重庆南路的路边上去。奔驰的司机对我说:“你把双跳灯打开,这里很危险。”我按他的建议,打开双条灯。他又给他们单位打电话,调来另一部奔驰,将车里的客人接走。客人是一位年轻的外国女乘客。我跟司机都向用英文她说了声“对不起!”那外宾说:“没关系,你们小心!”就钻进了新来的奔驰。那司机告诉我,其实,他们单位不远,拐个弯就到宾馆了。我说了声:“真不好意思!”小伙子说:“关系不大,主要是有客人,加上这是一部新车。”不久,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一位脸庞白净的高个子警察走过来问:“怎么回事?”我对他说:“是我的责任,变道撞到奔驰了。”警察看了看双方车上的伤痕,掏出一张事故协议书,铺在奔驰的车头上,回头问我:“有笔吗?”我从背包里掏出一支笔递给他,他笑了一下,说:“你自己写吧!”警察看我有点眼花,还站在旁边指导我填表。三方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下一步要把车子开到黄浦区的交通事故处理中心去定损。我问警察:“处理中心在哪里?”他说:“在船厂路。你没去过吗?”我说:“没有。”他看了看手表,对奔驰车的司机说:“处理中心要十点下班,你带路,一起去处理掉吧。”奔驰司机表示同意。我看了协议书一眼,对方司机姓崔。警察又叫崔司机将手机号告诉我,说:“万一跟不上,就打电话。”小崔司机对我说:“我们都打开双条灯,你跟着我。”于是,我跟着来奔驰车到了船厂路的交通事故处理中心,工作人员对两辆车的伤痕取证,办完所需手续后,对我们说,下面的修理需要由保险公司与4S点定价。如果你们双方中有一人的修理费超过2000元,就要来这里更换事故认定书。
       第二天,我将车子开到了场中路的大众4S店送修。经验丰富的小许发现,不仅车前右侧有划痕,右大灯也有裂痕。汽车的灯是个整体结构,坏了灯罩片也要更换整个的灯具。小许说,星期四可以修好。我告诉他:“本周四我将在四川,到时再联系吧。”
       刚才的电话,就是“再联系”。我回上海后就去取车!
       从浦东机场开出的地铁2号线,在广兰路需要改换乘另一辆2号线,才能到市区。到了广兰路候车时,我脑子一直在想,是坐到龙阳路换7号线去场中路,还是坐2号线到静安寺换7号线去场中路呢?手头正好有一张刚才拿到的旅行社小广告,上面有上海市地铁换乘地图。我数了一下两条线路的车站数,明显是直达静安寺的路线车站少,但在静安寺换乘7号线的路要比龙阳路换乘长。最后决定,看上车后有没有座位。如果有座就一直乘到静安寺。要是没座位就在龙阳路提前改乘7号线。结果还好,我在新来的2号线上得到一个座位,就一直坐到静安寺。等到站在7号线站台上时,已经是4:30,离小许下班还有半小时。
静安寺站离场中路站还有9站,我赶紧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已经到静安寺了,我会尽量在下班前赶到,请他将各种手续提前整理好。列车开到场中路站是4:50。我提着拉杆箱一路小跑,跑到地面。当时正是下班高峰,看不到一辆待运的的士。我朝路边上的几辆摩托车看了一眼,便选了一辆较大的摩的,让他赶快开!我双脚踏在摩托车两侧的搁脚上,左手抓着拉杆箱把手,把箱子稳稳地搁在左大腿上,右手则向下反抓在一根金属撑子上,以保持身体平衡。开到第一个路口遇上红灯,停车线后有几辆小车停在那里。摩的司机扭了下身子将车子开到前面的人行横道线上,我赶紧提醒他停车,不能闯红灯。司机倒也挺好,没有硬闯。经过两个路口,当我跨下摩托车时,正好是4:55。走进小许办公室,他哈哈大笑,说:“W老师,来的正好啊!”他哪里知道,我可是冒险打摩的来的。平时,我哪能肯坐摩托车!
      待验过车、办完手续、缴了费。我从小许手里接过来车钥匙。
      坐进了自己的爱车,我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
      点火、发动、启动。
      我舒了口气:“亲爱的,咱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