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50年前的那场高考  

2012-07-19 20:55:4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年前的那场高考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1962年7月20日,是我,也是我们全体老教四参加高考的日子,现在算来,竟然是50年前的事了!
       当时的高考放在7月份,正是炎热的盛夏。那天清晨,我早早地起身,再一次检查了书包,准考证、文具盒都在包里,手腕上戴着大表姐兰秋借给我的手表,吃了一碗粥,便出门了。临走时,妈妈嘱咐我:“去买个粽子吃吧。”我随口应了一声。我知道,这是妈妈讨口彩,祝我考中呐!我记得平时每天早晨路过闸北公安分局的门口时,总是看到有一个买糕团的小摊子,里面有粽子卖的。不料,那天恰恰没看到那个摊位,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好像有点出师不利呀,天天在这里的粽子,今天怎么会没有了呢?来不及多想,我随即登上了13路电车,向四川北路进发。
       我当年报考的是第二类医农类,考场设在复兴中学里。复兴中学位于四川北路。如今改办为复兴初级中学了,而复兴高级中学迁到了我的母校江湾中学的校址上,而江湾中学则被迁到水电路的一个什么地方去了,这当然是后话,与我那次高考没关系。本来我应在四川北路站下车的,大概是自己脑子走神了,没听见售票员报站,多乘了一站,从吴淞路站下车。我双脚一落地,竟看到了粽子!车站人行道上也有一个卖糕团的小摊子等在那里。我一下子乐了,这可是个好兆头啊!赶紧掏出5分钱,买了一个赤豆粽,一边回头走向四川北路,一边把粽子吃掉,心里踏实多了。
       我走进复兴中学后,按准考证号码,很快找到了考场。时候还早,考场还没开,我就站在阳台上往两边看去,希望能看到自己学校里的同学。可惜,一个也没看到。等到开场铃响,我走进考场,看到课桌的右上角贴着报名号码。我对号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将文具盒拿出来放在课桌的上沿,将书包塞进桌肚里,按规定将准考证放在桌子的左上角。
       第一场考试科目是语文(甲)。那年头报考理工和医农类的考生,高考只考作文,不考语文知识。其理论根据就是写作是最能反映语文的综合能力的。但报考文史、政法、财经的考生需加试语文(乙),主要是考汉语和古文知识。甲卷上给我们列出两道作文题,其一是《雨后》,其二是《说不怕鬼》。我选择了第二题,说鬼。中国人都知道,鬼是最好说、最好画的,因为谁都没见过鬼。
       当年的教室别说是空调,就连电风扇都没有。但那时已经感觉不到炎热的气温了。倒是中途,一个工作人员,手持手推式喷雾器(就是当年家家都有的打DDT的那玩意儿),缓缓地向我们身边喷放一点细雾,给我们带来一阵舒适的清香,大概就是类似于今天的空气清新剂之类的东西吧。当工作人员轻手轻脚地经过我身旁时,我快速地瞄了他一眼,一副学弟的模样,今天,就可以称为志愿者了。
       两小时的语文考试,很轻松地完成了。由于我没打草稿,省下起草和誊写的时间,倒没有什么紧迫感。9:30,铃声响起,我随考生们交了考卷,走出了考场。
      第二场考政治,时间是下午3点至5点。为了减少来往的劳顿,我没有回家。再说,妈妈上班去了,回家后还要自己忙饭吃,太费事。好在复兴中学离虹口公园不远,我走进了公园。中午,我坐在虹口公园的鲁迅先生墓旁的紫藤架下,似休息、似复习、似走神,倒是将鲁迅先生的坐像,从各个角度看了好几遍。先生生前素来关爱青年学生,那天我如此虔诚地围绕在他的身旁,先生的在天之灵恐怕应该是有感应的吧。
      政治考些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只记得考试时,突然天空乌云密布,一阵暴雨骤来,教室里灯光全部打开,比晴天时还要亮堂。气温有所下降,人舒服多了。
      以后的几天考试,波澜不惊,22日上午考生物,下午考化学。第三天上午考物理,下午考外语。每天的中午,我依然是静静地坐在鲁迅先生的墓旁。
      那年的高考,是中国经历了三年大饥荒后的第一次高考,适逢中央在刘少奇的主持下调整经济政策和政治关系。反映到高考招生上,最重要的是不把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作为是否录取的决定性因素,主要看本人表现。严格执行分段择优录取的办法,确保新生质量。
高考成绩是决定录取与否的决定性条件,因而成了共和国历史上实行“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最彻底的一次高考。 但由于国家大难刚过,元气尚为完全恢复,不少高校的许多专业还没有恢复招生。我们在填志愿时,需要填两张表,每张表可以填写12个志愿。我的第二张志愿表都没有填满。 就全国范围来说,当年的高考录取率是四分之一。命运之神没有抛弃我,这次政治没有挂帅的高考彻底地改变了我的命运。
       50年过去了。回想起来,紧张但平和、焦虑但有信心,是人生的一次重大历练。最值得自豪的是,我很幸运地参加了1962年高考;同样值得自豪的是,50年来,我的生活之路也没有辜负这场高考。5年(实际上是6年)的大学生活,奠定了我的人格和学术的根基,为今后的发展打好了坚固的、有效的基础。如今的高考成了中华民族的盛大节日。成了学生拼、教师拼、学校拼、家长拼、商家拼的全民节日,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教育已经事实上被产业化、市场化了。我想,最大的变化,还在于鲁迅先生也变了。曾经被誉为“民族魂”的鲁迅先生,现在好像“被没魂”了。他的作品被请出了中学课本,理由竟是“晦涩难懂”、“调子黑暗”、“所说的事过时了”!我知道,鲁迅先生是很希望自己的作品“速朽”的,因为他由衷的希望自己抨击的专制、愚昧、“羊样的凶兽和凶兽样的羊”尽早灭绝,那他的文章也就不再有现实的价值。但,我们参加的高考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的社会和文化进步了,也退步了,社会问题和人性变的更复杂了。迷茫、燥狂、腐败、冷漠,四处弥漫。
朽得如此之速,鲁迅先生是万万料所不及的。高考中的众生相,就是社会发展和社会心态的典型表现。大家不妨到我前些时转发的《高考年年有》中去听听湖南台主持人钟山的那一番演说和朗咸平教授对教改的抨击吧。
       如果今天要我再写一遍《说不怕鬼》,恐怕又另当别论了。
     
     
 

 




 
 今年高考即景:(引自网络,2012-6)
50年前的那场高考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50年前的那场高考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50年前的那场高考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