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当初不要“何必”了,还是当心现在吧  

2012-05-12 21:19:1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5月11日,我应邀出席了在杭州召开的“2012年职业学校学前教育专业课程建设与师资培训会”,并在开幕式后作了一个主题报告,对中等职业学校开设学前教育专业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几点想法。       
       我国的幼儿师范教育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4、50十年来,中等幼儿师范学校为我国幼教事业培养中等学历的幼儿师资和职后培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到了上世纪80年代,据说是人口高峰已过,婴儿出生率下降,许多大中城市人口出现“负增长”,不再需要那么多幼儿园,也就不再需要那么多的中等师范学校,上峰提出师范结构调整,大批幼儿师范学校被撤销、被合并、被升格、被转向。大量幼师的师资被流失。不知怎么回事,几年一过,又突然发现幼儿的增长率没下降,大批农村人口涌进城市,幼儿园明显不够了,仅以上海为例,一年至少要新增幼儿园50所。据说杭州一年要开100所。于是,在全国范围内幼教师资严重匮乏,顿成燃眉之急。为了加速培养幼教师资,教育部决定动用中等职业学校作为培养幼教师资的重要基地,并将学前教育专业列入中等职业教育的专业目录。现在,全国各地的中等职业学校都在纷纷开设学前教育专业,动手培养幼儿园急需的教师。人民教育出版社正适应大局需要,及时组织力量编写中职学前专业教材。
       谁都知道,幼教师资的培养属师范教育,不属于职业教育。让中等职业学校培养幼教师资,有点勉为其难。目前的这一做法,恐怕也只能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因此,今天我发言的第一点就是说:“学前教育专业中职化,是我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我国从上世纪末的师范结构调整,推动了师范教育的改革,也产生了新的挑战。”表述完全是正面的,但心知肚明,内涵确实复杂的。
        我全程经历了这场所谓的“师范结构调整”,当时我从南京师范大学调到上海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任副校长不久,便听到了学校要撤销和归并的风声。尽管我们据理力争,但无济于事。当时一位负责教育的副市长(后来升任市委副书记)为了不再跟我们罗嗦,直言说“师范结构调整是政府行为”,言下之意,政府的行为,小民休得发言,我特纳闷。在民主国家,正因为是政府行为,所以不能由官方一意孤行,需要认真听听纳税人和当事人的意见。而在人民政府这里,这规矩竟行不通的。
        师范结构调整后,原先的师范教育体制中断了。师资流散了,而进入高校后的学前教育专业在培养能力上受到了限制,远不能适应社会需求。几年一过,上海的幼教师资告急!全国的情况也基本相似。可见,一项领导拍脑袋而形成的决策是何等的不靠谱。现在又不得不回过头来让中等职业学校来充当幼儿师范学校的职能,培养的起点降低了,师资质量下降了,生源质量下降了。尤其令人担忧的是我国职业学校的办学方针是“任务驱动,工学结合”,注重的是劳动技能的训练,能否保证师范教育的基本质量,都是的大问号!
       所以,我在发言中着重指出,中职办学前专业要“寻求握好师范性与职业性之间的平衡。”师范性与职业性的平衡是学前教育专业的固有特点;是中等职业学校自身价值的体现;是一个创造性的改革过程。要达到师范性与职业性的平衡,就要努力实现专业理论的精致化、专业技能的职业化、专业艺术的学前化和专业教师的双证化。我特别提请在座的老师要有危机意识。所谓危机意识就是在大力培养中职的幼师生时,要想到她们的将来。尽管近期内她们会被幼儿园所接纳,但很可能要不了多久,她们由于学历低、理论水平低、文化底蕴低而最终受到“出局”的威胁。所以,要培养她们的一技之长,要让她们在实践中有自己的优势。否则,这批学生很可能只是成为“救急”的受害者。
       拍脑袋的政策出台容易,贯彻迅速,但后果却没人承担。常言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在没人承担政策后果的今天,咱也没能耐去追究当初的何必了,还是当心现在吧。
当初不要“何必”了,还是当心现在吧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这次赴杭开会,最精彩的还是遇到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10日晚,会议主办方设宴招待人教社和杭州、绍兴等市职教负责人和与会专家,我自然是座上客。一个硕大的酒桌,好像足足坐了20人之多。主办方将主客一一作了介绍。我历来记不住人家的姓名,所以也没去用心一一记在心里。只见坐在我对面的一位高个子的先生是杭州职教研究中心的某老师,好像有点面熟,但一时想不出个究竟。席间,有人多次招呼,我终于记住了他姓谢。快到后期,人教社尹副社长走过去与他聊天,只见他从包里拿出一本书送给了尹社长,我一眼看出,那不是格子的《谁在那里唱歌》吗,呀!谢老师,谢华的谢!我终于想起来了,这位先生就是格子博客里那位在德国街头与艺人一起吹过口琴的格子的弟弟!我见过他的多张照片,难怪面熟!我立即起身,转到他面前,问:“你是谢华的弟弟吗?”他双眼一亮,向我伸出了手:“王教授,你认识我姐姐?”我大笑起来,告诉他:“我是你姐夫的同学,我们都是好朋友啊!”同桌们都欢呼了起来,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于是,我掏出了卡式数码相机,邀请他一起照张相留念,酒席上立马掀起了合影的热潮。
       人们常说,地球是个小村庄。你看,在这小村庄里,与朋友相遇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