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在班纳先生家作客  

2011-07-01 19:21:2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班纳先生家作客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班纳先生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公司,专门经营从中国青岛进口毛刷的业务。早在几年前我第一次来瑞典时,儿子就告诉过我。这次班纳先生得知我和太太来这里探亲度假,便问我们是不是愿意到他家聚聚,并请我们在他家里吃烤肉。我们愉快地接受了邀请。昨天傍晚,我们到班纳先生家里做客,度过了一个愉快地夜晚。
        班纳先生的家就在公路的旁边。其实,我们每次开车去卡尔玛市,都要经过他家门口。公路南侧的花园里有三幢木结构的小楼,公路北侧有一排类似仓库的大木房子,都是他的住宅。当我们到达时,正站在家门口等我们的班纳先生迎上来和我们握手,并将我们引进室内。班纳的夫人和儿子小班纳也和我们一一握手,并表示欢迎。到客厅落座后,小班纳陪我们聊天,班纳先生和夫人在厨房里张罗什么。班纳先生年事已高,现在,公司的业务主要由小班纳管理,他也经常去青岛,因此,对中国的情况也十分熟悉。话题首先从中国的发展开始。小班纳问我,“作为中国人,你感觉中国的发展快不快?”我说:“是的,作为中国人,我也感受到中国的发展非常之快。就拿我居住的上海来说,许多地方三个月不去,就好像不认识了。”他点头称是,颇有同感。说话之间,班纳先生端着细高的高脚杯,请我们喝香槟,这是餐前酒。不久,班纳夫人走过来轻声地邀请我们到厨房里去,并一一介绍了盘子里准备好地食物:蔬菜沙拉、水果沙拉、菠萝片、烤猪肉、烤土豆和沙司,让我们自取。在餐桌上,我们一边吃一边继续交谈。
        我问班纳,“你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跟中国人做生意了。这么多年来,你感到中国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班纳缓缓地说:“变化很多,最明显的变化是中国人看起来笑得多了。”这一回答把大家逗乐了。“当然,我不是说中国人没有烦恼,但总的感觉是脸上的笑很开心。”班纳依然平和、缓慢地解释道。我接着说:“是的,班纳说得对。中国人的脸上,表情比以前开朗了,服装的色彩也比以前丰富了,漂亮了。这一点,你们在青岛一定能看得更清楚。青岛是一座很现代、很开明的城市。”提起青岛,班纳父子的脸上充满了阳光。我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青岛的厂商的呢?”班纳缓缓地回忆道:“说起来也很有戏剧性。1974年,我到广州参加广交会,瑞典领事馆的官员介绍我们认识的。当时,G先生手里抓着几把刷子,我一看,这正是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就开始认识了。这么多年来的交往和合作,双方都很默契,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我表示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在生意场上,能保持这么长的友谊,对双方来说都是不容易的事。小班纳对我说,青岛的G先生也是一位特殊的人物,与一般的商人不一样。一般的商人只顾挣钱,什么能挣钱就干什么。所有制改革后(指承包后)更是这样。而G先生很像个公有制体系中的传统官员,他更关心厂里的雇员,带着他们坚持做刷子,不做别的。“当然,他也挣钱,开宝马车,但他也时时考虑厂里的工人。”我问班纳,”这么多年来,你也一直做经营刷子的事,就没有想做别的、更大的生意吗?“这个问题触动了他的思绪,他开始从很遥远的地方聊起。”我小的时候,想当飞行员。正如你知道的,没有成功。后来我就当上了油漆工....."最后,他说道:“与G先生的生意合作,我们俩都很满意,都很放心。我挣的钱足够了我家庭生活,而且,我的公司为瑞典的一千多家超市提供刷子的货源,我精神上也很满足。“我从他的说话中,感受到一位瑞典商人的心境。做生意,不光是挣钱,还要有精神上的追求,自我实现的追求。只要能达到自我实现,做什么生意只是件与兴趣有关具体问题,只要坚持下来,都能成功。联想到刚才他们对青岛的G 先生的评价,我感到这真是缘分啊。一个好人碰到了另一个好人。之后,话题渐渐地严肃了起来,从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到男尊女卑,从贫困人口到社会风气。我解释了为什么中国贫困人口有增加的趋势,一方面与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有关,一方面与国家提高贫困线标准有关,口气有点像姜瑜女士。我的解释得到他们的认同。班纳夫人说:“每个社会都有社会问题。” 她告诉我们,瑞典是妇女地位最高的国家,但男女的工资也还是有差异的。班纳先生则说:“我们不能光看消极的问题。今天,我们从地球两边坐到一起交谈,就是进步和希望。”
在班纳先生家作客 - 意义的逻辑 - 意义的逻辑
 

         饭后,班纳夫人征求我们的意见,待会儿是喝咖啡还是茶?而班纳先生则邀请我们去参观一下他的住宅。他的住宅建于1874年,外表油漆的非常精致,毫无衰微之感,内部结构虽然几经改造,但依然保存着原先的木梁、木板——当初用原木加工成的建筑材料表面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他从墙壁的木缝里取出一枚插着的铁钉,告诉我们,这是当年手工打制的铁钉,很珍贵的。参观了花园里的三座木屋后,他又带我们穿过马路,来到一排大木屋里。他告诉我们,这房子原先是牛棚,现在则是车库、工具房。顶头还有一个活动室,设有酒吧、火炉和两排带连椅的木头桌子。桌子一头躺着几摞旧书。“这是你开舞会的地方吗?”儿子开玩笑地问。班纳依然用他低沉、缓慢地语调回答道:“可以开舞会,但我从来没开过。每当我需要安静思考或读书时,我就到这里来。”儿子笑了起来,悄悄地对我说:“他还嫌那几个房子不安静!”班纳指着地上黑色的石头地板告诉我们,这是从崂山买回来的。
        参观完了房子,我们又回到餐厅,班纳夫人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咖啡、饮料和甜点。
       我邀请他们下次去中国,一定要到上海去,到我家做客。他们很高兴地表示了接受。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