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意义的逻辑

追求是因为匮乏和向往......

 
 
 

日志

 
 

背水一战  

2010-12-05 16:56:35|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教四《背水一战(ZY)》


 

                                   背水一战(ZY) - 老教四 - 老教四的博客

       出梅之后,上海热了几天,最高温度曾达到36摄氏度。最近却变得凉风习习,加上空气质量空前的高,感到特有的舒适。虽然当午的太阳下还是有灼热感,但不像低气压下的那种闷热难忍。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自己处于放假期间,没有工作压力,没有人事纷扰,心态凉爽,自然也就感到惬意了。

        连日来台式电脑罢工,没写什么要紧东西。今天下午,我提着主机和显示屏到崂山路的HP维修点,请工人师傅检修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内存卡松动了,CPU上积攒了大量的灰尘。至于显示屏上的一道竖直的光痕,师傅说,没关系,就这么用着吧。我问他:“到什么时候就算有关系了呢?”他说:“要是光痕不断扩大,或者晃动就不行了。”看来,老伙计还能坚持一阵子。回到家中,安装好电脑,第一件事是将老晏的序言输进电脑并打印出来,再放进文件袋中。接着,我又打了一份清单,加上一些同学后来发来的稿件,过两天到师大出版社一并交给责编去。16位老同学的61篇论文,构成了《我们向往的教育》这本老教四教育文集。这样,我的任务也就全部完成了,下面,就是编辑和审阅者的事了。师大出版社很认真,凡出版物,都要经过三审三校,绝不含糊的。

        我有个习惯,每完成一件大事,总会自己给自己放几天假,不干事,只发发呆。所谓发呆,当然不是坐在那儿两眼发直,也就是在书房里无目标地闲翻而已。今晚闲翻,突然翻出了一张漫画,竟是“历史文物”,不胜惊喜。

        1976年夏天,我获悉通过了研究生的考试,需要进一步参加研究生复试。当时在山东的新汶矿区,没有什么专业书可读,我就提前来到华东师大教育系。负责心理学专业的副系主任李名英老师,十分体恤我的困难,帮我解决了住宿问题。当时,南京师院的韩潮老师正在系里进修,住在第一学生宿舍的一间房间里。李老师把我安插在韩老师的房间里。韩潮成了我认识的第一位南京师院的老师。后来,我研究生毕业后,与老韩成了同事和朋友,那是后话了。

        那年夏天奇热,连着好几天达38摄氏度。学生宿舍里连台电扇都没有。老韩经常用水把地板拖湿,然后就躺在潮潮的地板上。我则是赤膊上阵,坐在书桌旁埋头读书。十年动乱,无专业书可读,短时间里要阅读那么多新书,压力很大,但心情特愉快。休息时,随手画了一副漫画《“背水”一战》,意寓双关,一是指复试决定命运,成败在此一举;一是浑身大汗淋漓,背上全是水,汗水沿着额头、手臂、背部往下淌,直滴到地板上。积水可以养鱼了。

       作品是用蓝色圆珠笔画在新汶矿中的备课纸上的。文革期间上海的华东师大、上海师院、上海教育学院合并,统称上海师范大学。所以漫画的题词中写着“于上海师大”的字样。书桌旁的编号“师大2373”是我的准考证号码。

       考研,无疑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有这幅漫画作证,记录的是彼时彼景彼情。今天看来,真的好像是“恍如隔世”了。

        “人生能有几回搏。”容国团是这样说的。有时候,也就是只有一回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